基督徒對國家社會的態度: by倪柝聲弟兄

有的朋友間我說,對於基督耶穌,我是相信了,靠看祂的救贖,我的罪得著了赦免,我得救了,可是對於國家的事,對於社會的問題,甚至對於國際問的糾紛,我當採取甚麼態度呢?我應該採取消極的態度,對這一切的問題不聞不間呢?還是應當積極的投身在其中,去解決這些問題呢?

我承認這是一個很難答覆,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,不是短短的幾句話可以說得清楚,但是這件事對我們的信仰,有密切的關係。為著要把事情說得完全,所以在這末了,也把我們作為一個基督徒,對於國家社會問題的態度,簡略的題一下。

l   基督兩次來這世界

首先,我們可以從聖經中清楚的看出來,基督到這世界上來,一共要有兩次,不是一次。第一次已經來過了。第二次還沒有來。第一次來是已過的事,祂完成了某些工作。第二次來是將來的事,仍要完成某些工作。我們盼望祂快快的再來,則望祂在不多的時候就來,但是祂的工作是有一定的時間的。基督不是不管國家、社會、政治等等的問題,對於這些,祂是有祂一定的時間。 從聖經中我們可以看出來,基督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,主要的是完成了對付罪的工作,拯救了人脫離罪,叫人得著新的生命。基督第二次來的時候,纔是來解決這個社會的一切問題,更新一切的政治制度。我們個人的得救,是在主第一次來的時候,都對付得清清楚楚了。我們周圍的國家、社會、制度等等,乃是等祂第二次來時,也要對付得清清楚楚

l   這世界有許多問題

基督第一次來時所對付好的一切問題,我們在偶前曾經看過了,我們不在這裡重複再說。現在我們是來看一點社會、國家、制度、以及一些物質方面的問題。對於這一類的問題,我們基督徒有我們的看法,對牠們,我們也有我們的態度。但是我們現在不去解決牠,是要等基督第二次來的時候,纔能徹底的對付那些問題。我們承認社會上有許多弱點,我們承認國家也有難處,我們承認制度上也不健全,政治上有許多糾紛,國際上時常相爭,前途非常可慮。尤其現代的青年人,越把這些事想一下,就越有更多的問題。你會看見到處都有許多有思想的人,到處都有許多的問題。有人問人類如何纔能生存於世界。有人間如何纔能解決糧食問題。怎樣纔能解決住的問題,怎樣解決行的問題。為甚麼有這麼多的強盜、小偷。為甚麼有那麼多的罪犯。也有人問說,為甚麼有人甚麼都不作,衣食一無所缺;有的人一天到晚,流汗出氣力,還是三餐不飽,就產生出階級問題。國家同國家之間,民族同民族之間,種族和種族之間,沒有一樣是沒有問題。我承認這是問題,處處都是問題。一方面你看見人不斷的立一些法律,來防止問題,一方面你又看見立的法越多,不法的事也更多。許多的事,有些人贊成,有些人反對。一面有人天天要殺許多的牛羊雞鴨來喫,一面也有人要提倡愛護動物,不准虐待牲畜。因為國家社會發生了許許多多的問題,所以人的頭腦裏也充滿了如何解決這些問題的問題。

l   基督徒的態度

但是我們基督徒,對於這一切的問題該怎麼辦呢?在這些紛紛的議論中,我們基督徒,當取甚麼態度呢?首先,我們看見這一切的事,神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,而且也定了解決的步驟。對於這一切的事,神是知道得太清楚了。從聖經中,你可以看出,神對這些事,清楚到不能再清楚了。所以你不要急,也不要忙,不要急急忙忙的出主意說,該怎麼辦怎麼辦。基督第一次來,只救我們個人,沒有對付這個世界和牠的制度,也沒有對付社會問題。基督第一次來,只解決屬靈問題,沒有對付物質問題但祂不是不解決這些有關國家、社會、國際等等的問題。基督是要來解決這一切的問題,而且要徹底解決。但是我們基督徒的工作足甚麼呢?我們基督徒只注意神所注意的事情,只作基督所作的工作,這足我們最基本的原則

l   一切問題起於罪

不錯,我們看見國家社會上滿了問題,而且個個都是大問題,足需要解決的。但是我們要看見,產生這些問題的最大原因,是因為人有罪。因為人壞了,人與神為仇為敵,所以產生了一切的問題。神拯救的程序,就足先來救我們這個人,先解決我們罪的問題,叫我們先得重生。人蒙了拯救,有關人的一切問題,也就跟著得以解決。

l   注意神所注意的

所以我們這些得蒙拯救的人,就得先認識神的工作,注意神所注意的事。神所注意的,是人罪的問題,所以你我所注意的,也只能注意罪的問題。神所注意的,是個人得救的問題,叫人屬靈的問題,所以你我所注意的,也只能注意個人得救的問題,叫人屬靈的問題。這些問題得著解決,纔是神今天的工作,也足我們每一個屬神的人的工作。基督今天是把神的生命分賜給人,今人我們也只能把神的生命分賜給人,這是基督的工作,也是我們每一個基督徒的工作。因為神今天要我們基督徒所作的工作,就是救人脫離罪,叫人得若神的生命,所以找們每一個基督徒,不管我們的身分是甚麼,不管是為王為皇帝,或者是個販夫走卒,不管我們是作甚麼的,我們的工作就是救人脫離罪,叫人得著神的生命。

l   間接的影響

也許你立刻會問說,那麼,社會問題我們不管了麼?民族被人壓迫,國家受到欺凌,一個階級欺負另一個階級,這些事難道我們都不理麼?我只能簡單的說,這裏只有一個問題是我們注意的,就是聖經所給我們看見的是甚麼,其他的一起都不管。當一個人得救之後,他自然對於社會是有益處的,他自然對於社會國家一切的問題都是有益處的,自然的不會侵害別人,也不虐待動物。我們只作一件直接的工作,就是去救人,其結果自然就影響到國家社會,不過那個結果完全是間接的我們所注意的是屬靈的問題,但是物質問題自然會受到影響。我們注意的是個人,但是社會自然就受到我們的影響。

l   盡力救人

我們的工作不是直接去解決國家問題,不是直接去整頓社會,不是直接去改革政治,不是直接去排解種族之間的糾紛。你從聖經中也絕對找不到這樣的命令。聖經所給我們看見的,就是要我們盡力去救人,解決個人對罪的問題,解決個人一切屬靈的問題。罪人得救了,自然會影響社會國家,影響我們人類的制度,但是都是間接的得到幫助,我們不是直接的去幫助他們。

l   是光是鹽

主耶穌說,你們是世上的光,你們是世上的鹽。(太五1314)有人就說,我們該出來,把這個世界造成一個光明的世界,造成一個乾乾淨淨的世界。但是我們當知道甚麼叫作光,甚麼叫作鹽!甚麼叫作光呢?聖經中只有一處地方說甚麼叫作光,就是以弗所五章十三節。那裏說,『一切能顯明的,就是光。』光就是把東西顯明出來的。基督徒是世上的光,就是你把你所在的地方的那些人顯明出來。假如他們都是酒徒,平時也不覺得有甚麼不對,而你在那裏,是個不喝酒的,就顯出他們的不對來。或者他們都是打牌的人,並不覺得有甚麼不對,只因為你在那裏,就顯明出他們的不對來。你四圍的人,是那樣的吵嘴、相罵、打架,你在那裏笑笑,也不爭吵,也不打架,叫他們覺得吵嘴打架都是錯的,這就叫作光。你在他們中間,顯明出他們是不對的來,這就叫作光。我們是光,不是去焚燒賭具,懲罰壞人,改革社會,或是件類似的事情;乃是說,那裏的人本來不知道這些事是壤的,但是因為有基督徒進去,人就覺得出來這些事是不對的,因為光把一切顯明出來。

l   防腐作用

甚麼叫作世上的鹽呢:鹽的作用就是叫東西死而不臭不爛。那個東西是已經死了,鹽來了,就起防腐作用,叫牠不臭不欄。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很多死東西,你把這個世界看一看,就發現有許多死的東西,而且在那裏發臭、腐爛。但是因為有你這基督徒的緣故,就叫那些死了而又開始發臭腐爛的東西,停在那裏,不再臭下去,不再爛下去我們並不是掃帚畚箕,要把世界的污穢骯髒打掃得乾乾淨淨。主不叫我們作改良社會,改變制度的工作,主今天只給我們力量去作救人的工作。我們乃是世上的鹽,只叫那些死的制度不再臭再爛,而不是去改革他們

l   救人不是救船

這個世界好像一隻又大又破舊的船。這條船是用各式各樣的材料作的,又有木頭材料,也有鋼鐵材料,可是都損壞了,舵也失去了,而且又觸了礁,破了個大洞,隨時就要沉了。現在時候不多了,你要快點定規是救船還是救人?假若時間彀的話,你可以救人又救船。但是沒有兩樣都救的時間,你救那一樣?我們基督徒的看法,是認為這條船沒有用了,人破舊了,就是救上來,也不過是破木頭爛銅鐵,機器也是廢物,沒有一處是中用的,所以只救人,不管船了。把人救起來,船不要牠了。而且我們的船東要另造一條新船,是全新的,那是我們所要的新船,這也是我們基督徒對這個世界的看法

l   新天新地要來

我們相信,今天世界上一切社會問題、國家問題、制度問題是完全不能解決的,惟一的方法是索性不要牠,問題也就跟著完了。當主所造的新天新地來到的時候,這個舊天地舊世界,連帶看一大堆舊問題,自然就都解決了。我們今天不去解決那些問題,我們只救個人。雖然我們救了個人,社會會受一些影響,但是我們的目的卻不是來拯救這個世界。

l   耶穌只作救主

我們再從聖經中看主耶穌,祂一點都不摸政治問題。當時有許多以色列人,願意為祂效死,只要祂肯起來作以色列的王,但是祂不作。祂不能改革政治麼?祂沒有救猶太國的能力麼?祂能,但是祂不作。祂來的目的是救個人,救個人脫離罪。祂只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,以後又復活,叫我們既脫了罪,又得著新生命。基督第一次來就是作救人脫罪叫人得生命的工作。你看見祂沒有作改良社會的工作,但是今天總有人說祂是社會改良家。祂也從來不鼓動人起來改組政府,提倡革命

l   不管該撒,只管救人

有一次,有些猶太人來試探主,間祂說,納稅給該撒可以不可以。你知道那時的羅馬帝國是很霸道的國家,該撒又是個非常兇惡的皇帝。主耶穌怎樣回答呢?祂說,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,神的物當歸給神!意思是說,我對這些政治上的事不感興趣。祂是把世界上的事擱在一邊,這就是我們的主。祂如要推翻該撒並不是一件難事,但是祂根本不看那些事,祂只重看說,你們當信我,你們當信我!

祂怎麼說呢?祂說祂是一個好牧人,撇下九十九隻,去尋找那一隻失迷的羊回來。祂像一個婦人,有十塊錢,丟失了一塊,就點了燈來尋找,直到找到。祂又好像一個父親,直等看那個流浪的小兒子回到家來,父親纔覺得快樂。祂的目的就是找人,找人。對於社會,祂一點也不摸,祂的對象是救人,得人。

l   保羅也只問屬靈問題

我們再看祂的使徒保羅,他作甚麼工作呢?他也從來不打算把社會制度改革一下。他只來解決個人屬靈的問題,解決教會中屬靈的問題,並不摸當日的政治問題。當日羅馬政府的治理手段,歷史上稱作鐵腕。歷史也告訴我們,當日羅馬有一種殘酷的奴隸制度,不但可以公開買賣人口作奴隸,而且也可以隨便的責打奴隸,甚至把奴隸釘死十字架。但是在那個時候,保羅對基督徒怎樣吩咐呢?他說,你們作奴隸的人,要順服你們的主人。又說,不只好的主人要順服,就是壞的、暴戾的也要順服。難道保羅沒有膽量反對奴隸制度麼:讀過有關保羅之書,對保羅有認識的人都能說,如果世上有勇敢的人,除了拿撒勒人耶穌以外,就是保羅了。

l   許多問題自然解決

神今天是救個人,個人得救以後,許多的問題也就附帶著解決了。許多問題不必特意去解決,就自然的解決了。在基督徒中,就沒有猶太人和希利尼人之分別了。在基督徒中,也解決了自主為奴的不同身分問題。窮富之間的問題,也自然的消除了。特別是民族國家之間的大問題,在基督徒中自然就消除了。譬如說猶太人的種族觀念是最強的,猶太人看外那人不算是人,只能算狗,他們和外邦人是分得最清楚的,但是一信主之後,他們就和其他民族的基督徒,調和在一起,對立的問題就解決了。

l   人壞,不是制度壞

如果基督徒不認識主工作的次序,因而今天不作救個人的工作,反倒花氣力去改革政制,去改良社會,我不說這好不好,但我敢斷定此路不通。今天一切的問題是因為人出了毛病,制度壞是因為人壞,所以也行不出好制度來。就是立了些很好的制度,但是人壞,人不改變,你看能行麼?有好些主義都很好,但是由壞人來作,就沒有一個好主義能實行出來。制度就是差一點都不要緊,要緊的乃是要有那個人。人如果不對,奸制度也沒有用。基督第一次到世上來,祂的工作就是要得著人,沒有人就沒有辦法。

l   基督對這世界的比喻

我們要看一處聖經,來看基督怎樣處理這個世界。我們先要看基督對這個世界所說的比喻,然後再看基督對這個比喻的解釋。新約馬太十三章二十四至三十節:『耶穌又設個比喻對他們說,天國好像人撒好種在田裏;及至人睡覺的時候,有仇敵來,將裨子撒在麥子裏,就走了。到長苗吐穗的時候,裨子也顯出來。田主的僕人來告訴他說,主阿,你不是撒好種在田裏麼?從那裏來的稗子呢?主人說,這是仇敵作的。僕人說,你要我們去薅出來麼?主人說,不必,恐怕薅稗子,連麥子也拔出來。容這兩樣一齊長,等著收割;當收割的時候,我要對收割的人說,先將稗子薅出來,捆成捆,留著燒:惟有麥子,要收在倉裏。』再看同章三十六節到四十節:『當下耶穌離開眾人,進了房子;祂的門徒進前來說,請把田間稗子的比喻,講給我們聽。祂回答說,那撒好種的,就是人子;田地,就是世界;好種,就是天國之子;稗子,就是那惡者之子:撒稗子的仇敵,就是魔鬼;收割的時候,就是世界的末了;收割的人,就是天使。將稗子薅出來,用火焚燒:世界的末了,也要如此。』

l   這世界有個末了

主是說,這個世界有個末了。世界的末了,也要如此。到世界的末了,將要怎麼樣呢?請注意下面的第四十一節到四十二一節:『人子要差遣使者,把一切叫人跌倒的,和作惡的,從祂國裏挑出來,丟在火爐裏;在那裏必要哀哭切齒了。那時義人在他們父的國裏,要發出光來,像太陽一樣。有耳可聽的,就應當聽!』

l   挑出叫人跌倒的

到世界的末了,主要把一切叫人跌倒的,和作惡的,從祂的國裏挑出來。這兩句話太好了,一切叫人跌倒的,要挑出來。種族問題是會叫人跌倒的,挑出去,就沒有這個問題了。國際的分爭是會叫人跌倒的,也挑出去了。而且那時也只有一個國,就是基督的國,也就不再有國際糾紛了。一切叫人跌倒的階級問題、主義問題,統統都挑出去了。

l   挑出叫人作惡的

而且凡會叫人作惡的,也都挑出去了。你找不到麻將牌了,你找不到跳舞場了。所有叫你能犯罪的機會都除去了,妳就是心裏想犯那個罪,也都沒有法子,因為都挑出去了。不過是要到基督再來的時候,纔有這種光景。這些問題,是要到那個時候,纔得解決。

l   義人在神國中發光

到了這個時候,神的國就建立在這個世界上。凡是個人得救了的人,就是這裏所說的義人。因為他們的罪都得以解決了,這樣的人都是義人。所有的義人,在祂的國中要發光,管治祂的國,好像太陽一樣。太陽是無所不照的,那個時候,信徒也要無所不在,力量能彀達到整個世界,而這都是到基督再來時,纔會解決。

所以今天你打算要替基督作,怪不得要失敗。要到那一天,纔能彀變作基督和祂聖徒的國。不但社會問題全部解決,你若讀舊約以賽亞書,就知道那時連其他動物的問題也都解決了。那個時候,小孩子能和蛇玩耍,獅子要喫草像牛一樣,好像野獸連牠的野性都變了。這一切都是在基督第二次來的時候所成就的。

l   女政治家的故事

上一個世紀,在英國有一個女政治家,名叫克多福.伯盔斯德,她也是發起婦女參政運動的第一個人。歐戰未起之前,她打算盡一切力量避免戰爭。但是各國的政治家,用了各種污穢卑鄙的手段,終於把大戰搞了起來。伯盔斯德又想盡力使戰爭早一點停止,但是也沒有辦法,還是打了四年仗方纔停止。所以她想她只要拿到權柄,就能作政治的改良。但是她終於知道,政治裏沒有信實,要信實就不能成功政治。她開始覺得對世界的事,她是毫無辦法。有一天,她在倫敦一個舊書舖裏,翻找舊書,在一堆舊書中找出一本小書,是一個基督徒寫的。那本書就是說這個世界越過越糟,也沒有法子改良,只有等基督再來的時候纔能根本解決。她看得不能釋手,就問店主,買這本書要多少錢。店主知道她是有名的女政治家,又是店裏的主顧,就把書送了給她。這本書從出版到她看到的時候,已經有好幾十年了,著者也已經過世了,但是柏盔斯德知道這本書所說世界上的政治情形,完全是真實的。別的書都是說牠粉飾的表面,這本書卻說牠實際的內容,雖然作者不是個政治上的人物。這本小小的書,就指出主耶穌到世上來,第一次是為救人,第二次纔是改變政制這本書也說了一些聖經中有關將來的豫言,以及世界末了的情形。她因此就多看聖經,接受了耶穌基督作她的救主,也接受了主耶穌作她的君王。以後她從政治上告退了,也寫了一些書,特別說到基督的工作,和祂的再來,都是些很好的書。

l   等候主的再來

我們今天就是好好的作個基督徒,不必想去改變政體,改良社會。我們一切的盼望,就足等候主的再來。祂一來,一切的問題都要解決。我們今天就是要神,要等候神兒子降臨,更盼望那一天,能在祂的榮耀裡,和祂一同掌權。